【Dover普】这一枪是你欠本大爷的⑦

柒。


拖了很久的更新。说不定会拖到明年的暑假。

这次没有弗朗西斯x


——


“我有种偷情然后被抓奸的感觉。”弗朗西斯穿着衣服嘟囔道。基尔伯特从卧室跑到客厅,把放在桌子上的纸和U盘拿了过来,将写满了字的纸塞给弗朗西斯,盯着U盘想不到一个好的处理方式。

“啊对了。”基尔伯特像是想到什么一样,把U盘丢进了放着脏衣服的盆里,然后拍拍手督促弗朗西斯再快点。

“啊你就不应该做点什么?”弗朗梳了梳自己的头发,“比如说KISS之类的?”

“本大爷不亲一个没刷牙的人,你好了没,快走快走。”基尔伯特看着离自己家越来越近的红点,心脏快要跳出来了。

“……!”基尔伯特倒吸了一口气然后吼道...

……我经过一番纠结还是贴上来了……毕竟混个更新也好……不要问我为什么这个多省略号,我……我过度操劳……我把高三想的太简单了bu……我啊……我如果停更的话那就下辈子才填了……

【普易/自行带入普你x】请选择无痕浏览

随便写写。重度ooc。

易为咽了口口水。妈呀这都是啥噢!他偷偷瞄了一眼在看报纸的基尔伯特,然后继续翻看起了基尔伯特浏览器的浏览记录。
哇靠。
……
映入眼帘的满满的都是——
SM情趣用品。

“咳咳,贝什米特先生。”易为清了清嗓子,然后把电脑转给那个被叫到名字的人看,“你……你解释一下。”
“……”
“……”
基尔伯特踩着拖鞋走到易为身边,把笔电合了起来,然后捞过易为的手机点了点。
“喏。”
“诶……”易为看到了自己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界面——自己博客的首页。
“别说本大爷,易为你胆子也不小,在网上开车连名字都不改。”基尔伯特又戳戳屏幕,“你看看你写的啥。”
能写啥,右普呗!
易为打着哈哈去够手机,可基尔伯特就是举高...

一句话的“普你”

一句话。

基尔伯特×你

结束了带有侵略性的吻之后,他扔掉了床头的杜蕾斯,接着,他贴在你耳边说:“本大爷给你一个怀上小土豆的机会,嗯?”

[我好想用这句话写普易啊!!x

【黑白普/上】MILK❤

没写完,车下次发。或许一会?

刚刚发的时候忘记交代了:常异不悯前提。双普之间奇怪的互相占有欲。


——Ready?


最近尼可拉斯一直在加班,天黑了才回家,而基尔伯特一个人也懒得吃饭,索性等尼可拉斯回来再说,这一等可不得了,发现了极其重大的事情。

瞧瞧,尼可拉斯进门都是鬼鬼祟祟的。

基尔伯特假装在看电脑,实际上一直注视尼可拉斯的一举一动。尼可其实也就和平常一样进门,换衣服,不同的是他似乎从怀里掏出了什么,然后把那个东西扔到了桌子上。

——包装极其花哨的巧克力。

基尔伯特轻哼了一声,对此他早就见怪不怪了。前几天是蛋糕,今天又是巧克力,尼可拉斯你行啊,背着本大爷——不,这都是明目...

【普易】臆想症(ABO???

短小精悍。

和Gil的第一次

……当然是普易!普易!阿普和我!!!

写到最后差点自己哭出来,太喜欢基尔了,没有办法……不是一个次元就算了,我还不能……啊啊。难受。

易为真的好喜欢基尔啊!(上车x

觉得会掉粉。大家自己带入吧(反正我不同意。

顺带一提,这是一个ABO的练手

【英普】珍爱生命,远离恶友和骰子

180粉的一个庆祝。写的比较欢脱。肉就随便吃吃吧。本来是食物play的,但我内心的基尔伯特先生阻止了我。

哦还有这个本来可以的比基尼……啊我真的不会描写。穿着这个的基尔,太可怕了

如果我写普易会有人看嘛??普易我只会写肉哦(你这人x


点我上车❤

【西普】假期权限❤

车,小三轮, ❤。

欠的一个西普h。

想写dirty talk的……我果然还是下不了手啊(。)

不过用了一个自己喜欢了很久的狗血梗我还是很开心的哈哈哈(仰天大笑


不要问我为什么突然高产了,那是你们的错觉。(

【Dover普】这一枪是你欠本大爷的⑥

你看我合并了一下标题xDover普多么简洁明了啊!

虽然这章只有仏普。噗噗——。


弗朗西斯拿了一罐啤酒出来,拉开拉环刚喝了一口,就睹见了水池里的脏盘子,他叹了口气,然后问了句“基尔,这什么时候的啊?”

“嗯?今天的吧,出任务前我洗过了。”

拉开柜子一看,加上水池里的,还少3只。“…你这是扔了吧。”

基尔干笑两声,说下次再买呗,然后把U盘插进电脑研究起了交易记录,偶尔在本子上记一些东西。弗朗看了他一眼,认命般地洗起了碗。

“弗朗,你走的时候把我写的东西带走啊。”

“我知道。”

弗朗擦干手,凑过去看基尔记录,认真的侧脸很是好看,好看到——忍不住亲一口,所以他就这么做了...

【露普/微独普】单程票

露❤普←独

独是黑的黑的黑的。

基尔自虐倾向。


Ready——?


“你打算什么时候醒呢?”

*

黑暗。

“别拉开。”基尔伯特躺在床上,眼睛睁都没睁,就知道路德维希想要干什么,并且阻止了他。

“哥哥,已经早上了。”路德维希的手揪着窗帘不放,稍微拽了一下,使一丝光线落在基尔伯特的脸上。

基尔伯特不快的皱起眉头,似乎即使是微弱的光也足以把他晒伤。“本大爷说别动它。”说完,他将被子盖过头,不再理会路德维希。

路德维希叹了口气,把窗帘拉好,说他不打扰基尔了,便离开了基尔伯特。

路德维希走后,基尔伯特把自己闷在被子里,一直没有反应。他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