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我是易为☆
日常挖坑不填。文笔不好,还请多指教。给每个看过我的文的人发小心心♡
最近沉迷于es/刀男
关键词:明星昴流/Gilbert/纪田正臣
大概会写也只会写他们啦,他们都是最棒的!!我写不出来他们的万分之一好呜呜。
文风转变中,不过应该还是“能看懂就好了,大白话万岁”这样的...。
很久不见,再认识一下吧♪


病历。脑洞枯竭/懒癌晚期/拖延症患者

Drowning (two)【临正only



果然刚才自己的窝囊样被折原临也看的清清楚楚了吧?算了,就当是来沙树,不不不,我就是来看沙树的。正臣抱着这种想法上了楼。

“我就看正臣站在门口那么长时间不进来,所以就开门了呢。”

栗发的少女给坐在会客厅中真皮沙发上的少年倒了杯水。

“来找临也大哥嘛?他今天一大早就去池袋了哦。”

“啊…沙树,我是来看看你的。”

正臣看着沙树的眼睛说,沙树笑,移开视线不去和正臣对视。

“什么嘛,来看我的话就早点打电话给我,让我有点准备啊。”

少女看得十分明了,少年一进来没看到临也就开始慌乱着。虽然少年慌乱的原因少女不知道,但少女知道,自从少年认识临也之后,只要没看见临也就是这样。

溢出眼的慌乱。

看见这样的正臣沙树说不心疼都是假的。

——好想,再抱一次他…

少女这么想着就伸出了自己的手。自己虽然不是临也大哥,但也可以给正臣一点安慰吧。然后,少女抱住了自己的前男友。

“看来…我回来的不是时候呢?”

临也不知何时回到了事务所,现在他正靠着门,打量着互相抱着的两个人。像是被父母发现早恋的少女,沙树马上松开了手。

“没事没事,你们继续,要用卧室的话直走左拐有哦?”

临也无所谓一样地把门关好,打开冰箱拿出一听果汁对他们说。

“有劳临也先生了,我只是看看沙树。”

正臣按压住因为见到临也而不知为何有点激动的音调,用平淡的语气回复他。

“随便你们啦。”

>>>>>>>>>>>>>>>>>>>>>>

“沙树,和我一起离开这里,好吗?”

确认了临也的精力全放在了情报上面,正臣一边吃着沙树做的饼干,一边压低声音对沙树说。

——“嘛,我想沙树也是聪明的人,所以啊,现在还是不要去和正臣靠太近比较好哦!”

沙树想起了临也对她说的话。不清楚理由,但临也大哥这么讲了,那就一定是对的。

“正臣不要开玩笑啦,我在这里挺好的。”沙树笑着回绝了。

“这样啊…那好吧,我先告辞了,沙树照顾好自己吧。”

“我送一下…”

“沙树。”

一道不合时宜的声音从临也的嘴里发出,顺着声音看去,临也已经穿好了一进事务所就挂在衣架上的外套。

“沙树,还有份资料,帮我核对一下吧?”

男人给沙树派下了新的工作。

“…好的。”

笨蛋吗,沙树?明明可以拒绝的…

一双手搭上了少年的肩,“正臣的话,我来送就好了嘛。”

少年一路无言的跟着临也后面走。

“正臣不要这么盯着我后面看嘛,我会不好意思的哟☆”

“……没有盯着你后面看啊!”正臣低下头看着地面。“痛…你干嘛停下来啊?”

看着地面的结果就是撞到突然停下来的男人。

“正臣来这里是来找我的,对吧?难道说正臣昨天选的真的是真心话?这可伤脑筋了诶--沙树可是会伤心的哦。”男人说话的语速快到让少年没有反驳的时间。“不说话就是默认了啦。”

“…其实并没有…临也先生。”

“看着我的眼睛,正臣。”男人的手抚上少年的脸庞。

“你干什么啊!”在触碰到少年的前一刻,少年后退了一步。

“正臣很怕我哦?”

“没有。”

“不怕的话就是喜欢了,对吧?”

“才不是啊!”

男人接了一通电话后就和正臣说自己有事,就这样,拜拜。

临也先生这样做,到底有什么意思啊……

>>>>>>>>>>>>>>>>>>>>>

正臣隔三差五的来新宿和沙树见个面,吃着沙树做的点心,帮她整理整理临也的资料,临也也不一定每次都在,但他在的话一定会在正臣说告辞之后给沙树派下新的任务,然后代替沙树送正臣到车站。

每次两个人都是沉默的走着,因为男人爬虫般粘腻的眼光沾在正臣身上让他开不了口,虽然本来正臣就没什么话要和临也说,最多就是抛他几个卫生球。

而临也有时候无聊了,不管正臣愿意与否,拉着正臣满新宿的跑一遍再送他到车站。少年炸毛了,不过他还是记得加敬语。

“临也先生,我说你到底要干什么啊?”

“诶—偶尔做做好事嘛—☆”

从情报贩子嘴里听到好事这个词不禁让少年有些疑惑。

看出了少年的不理解,临也又说:“正臣比起沙树,好像我更可以让你安心呢。所以啊所以啊,让正臣安心可算是好事哦。”

“……”少年什么也不想说,因为男人说的没错,没有可以反驳他的理由。

“正臣呀——☆”

“干嘛?”

“我说的,对吧?”

“……并不是。”

“正臣真是傲娇呢,明明很喜欢我却…”

“闭嘴!”

“诶——”

正臣意识到了自己的语气似乎有点重,闹脾气一般的不去看临也。

“说中了☆”得逞一样的笑容。

男人扳过少年的脸,慢慢拉近自己和对方的距离,在唇快靠近唇的时候,看见了少年渐渐红透了的脸,听见了少年变得絮乱的呼吸声,甚至察觉到了少年不受控的心跳。

出乎意料的没反抗嘛——☆

那就,奖励一下吧☆

少年的唇上还带着淡淡的牛奶饼干的味道,本来只是想轻轻的触碰一下,但少年想起了要反抗,无奈对方比他年长几岁,按着少年的后脑往自己这边压。

侵略性的进入了少年的口腔,每当舌尖扫过少年的上颚都能明显的感受到少年的颤动。一次一次的勾起少年的舌卷绕,松开。

混蛋放开…!

少年再怎么想反抗只能发出暧昧不清唔唔的声音。

被放开的少年用袖子狠狠地擦自己的嘴巴,想把男人刚刚喝的果汁的味道一起擦掉。

“嘛,今天就送到这里了。车站就在前面哦☆下次让沙树把饼干换成其他味道吧☆” 
 
TBC————————————————

下面就开始进入剧情了喵ww再次声明!请当成OOC的临正恩爱日记来看!出现高能反应,漆澄概不负责[xxxx]
 

评论(2)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