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我是易为☆
日常挖坑不填。文笔不好,还请多指教。给每个看过我的文的人发小心心♡
最近沉迷于es/刀男
关键词:明星昴流/Gilbert/纪田正臣
大概会写也只会写他们啦,他们都是最棒的!!我写不出来他们的万分之一好呜呜。
文风转变中,不过应该还是“能看懂就好了,大白话万岁”这样的...。
很久不见,再认识一下吧♪


病历。脑洞枯竭/懒癌晚期/拖延症患者

在一起【临正短篇(OOC严重要做好心理准备[x]

在一起。
婚介所,故名思意就是婚姻介绍所,帮人牵姻缘的地方。这家婚介所的老板现在正在会客厅里对着刚刚进来的女士发表着长篇大论。

“小姐姐呀,这个人可真的是很帅哦,虽然比我差那么a lot,但是还是可以牵上街去见朋友家人的啦。而且他还超级romantic的哟。”

说这话的男人,不,从脸来看怎么都是娃娃脸,所以还是称呼其为少年才对。

少年有着金色明亮的眼睛,加上一头茶发更显得青春洋溢。

少年停下说话,目送着说了声谢谢的客户远去,一旁栗发的少女就递给了他一杯水。

“啊,谢了啊,沙树。”

如果说少年刚刚对客户的发言还有一些轻浮,那么他现在对这位少女——沙树的语气就完全的只剩下温柔了。

“应该的啦,正臣这么辛苦的帮小姐姐们找到幸福,我也不能什么也不做呀。”沙树说。

“是的啊…为了幸福。”

♀♂

“正臣君认为什么是幸福呢?是天天和女朋友粘在一起嘛?还是说是其他的?”黑发的男人问少年。

“……”少年歪了歪头,金色的眸子转动着,像是在很认真的思考。

还只是初中生的少年深呼吸了一口气,拉起男人的手放在自己头上,“我觉得这种时候有点幸福,临也先生…”

然后少年记得男人按住了他的头往怀里蹭,对着他的耳朵吹着气说:“正臣君,……”

♀♂

“正臣?”沙树伸出了手在正臣面前晃了晃。

“…怎么了?”

“没怎么,只是感觉正臣老是发呆呀,因为没有小姐姐的陪伴了?”

沙树故意装出生气的样子说出这句话。

“咦咦,不是的啦沙树!”

“噗哧…正臣还真是可爱,以前说过啦,我是不会对你生气的。”

“真的吗?”正臣认真的望着沙树。

“真的哟。”沙树凑近抱住了正臣。

“对了,后天是情人节,我们明天会很忙,因为会有好多人为了情人节找伴侣,所以后天我们休假吧?”正臣提议。

少女沉默了一会,把脸埋在正臣的胸前,闷闷地说“好呀。”

正臣抬头看了看钟,揉了少女柔软的头发,说“不早了,现在回家吧,明天要fighting哦!”

“恩。”

在路上随便吃了点东西,回到家再洗洗涮涮也差不多天黑成墨色。看了一会电视也就熄灯睡觉了。

正臣睡得很沉,因为这家婚介所才开起来,所以还要有很多的事情要忙活。

♀♂

“正臣君为什么要开这种店?”正臣还记得他说出他要开婚介所的时候,临也皱了皱眉头问出了这句话。

“因为…”

“因为你不想再回来了而且你帮我打工有种我包养你的感觉?”

男人笑着说出了少年心中的话。

“不…算了随你怎么理解。”

“那我说的就是对的哟。”男人脸上的笑意更浓了。“我包养你也没什么不好的啦,虽然有点吃亏,但是正臣君用身体来偿还不就好啦,像以前那样…”

“不要说…”

“那种事我保密的很好哦,沙树一直都不知道呢。”

“我说了你不要说了啊。”

看着炸毛起来的少年,临也觉得再逗下去正臣真的会揍他的,即使临也知道正臣打不过他,但炸起毛的小猫还是很危险的。

——而且最近栗楠会又盯上自己了,让小猫出去找点其他事做也是一种保护吧。

——啧明明是弃子就应该该推出去的时候推出去啊,什么时候我…

“言归正传,正臣君,既然你确定要来婚介所的话,首先要有资金的吧?”

“对啊,所以来找你要工资了啊。”

“…那你打算开在哪里?”

“既然你是情报贩子的话,你来查就是了。”

“好呀,那名字呢?”

——“正臣君,我们在一起吧…”

“在一起…”

“什么?”

“不不不不是,是‘成就您的幸福’”

“…还是叫在一起吧。”

“你听到了啊??”

“毕竟这是我和正臣君告白过的话吧?”

“…你烦死了,快给钱啦,不然我和警察姐姐说你拖欠工资!”

“啊,我好怕哟。”临也一边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卡,一边说出这句话。

“卡?”

“密码你的生日。”

“…///谢了…”

说完少年捂住脸头也不回的走了。

砰!

“嘶…疼…”

“走路时要看路,撞到门了吧?”

“谢谢临也先生关心了!///”

临也好笑地看着正臣有点狼狈地走了。

——正臣啊…真是可爱。喜欢他?不,弃子而已…

男人自相矛盾的思考着,然后打算说每天n次的“人类LOVE”,但是这次不知怎么的变成了“正臣LOVE”

当然,落荒而逃的正臣听到了这句话,心跳得更快了。

♀♂

正臣揉了揉发酸的眼睛,等着最后一位客人,客人的名字叫奈仓。要不是他前一天有预约,才不会等他等那么长时间。不知不觉间,正臣等得太累了,就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嘀呤呤…也许是风铃被风吹过发出的声音,也许是有人来了…

再次醒来的时候,正臣发现身上被披了一件外套,那件外套只要看过一眼就不会忘记,外套属于折原临也这个人。然后抬头发现临也笑眯眯地望着自己。

“醒了呀?”

“…你就是奈仓。”正臣被吓得差点尖叫出来,但他还是放松了情绪,淡定地问出这句话。

“恩?你猜呢?”

“你没有反驳而是让我猜那你就是奈仓了。”

“诶呀,正臣君还是老样子,都说了在法庭上这样的证词是不被采用的。但是现在面对的是我的话,那就再勉强的算你过关了吧!”

“…你来干什么,相亲?临也先生或是奈仓先生?”

“是的呀?小正臣有什么合适的人选呢?”

“把那个称呼给我去掉,叫正臣君纪田君都可以谁和你那么亲密了?!”

“唉…”临也像是失望的叹了口气。

“以前也是小正臣小正臣的叫…”

“你老了么,老是说以前的…”

“呐呐,正臣,我来相亲的话你是不是要给我推荐一些人呀?我可是客户哦。”

“恩…你应该需要金发带墨镜穿着酒保服的姐姐或者先生?”

“…正臣什么时候变成这样了?小静别和我提他,真希望他明天和那个人约会被FFF团放火烧死。”

“…那你呢,想被烧死?”

“没有这个打算。”

“那么你来干嘛?”

“来找你呀,正臣…”

“喂喂你干什么!”

看着男人一步步地逼近自己,下意识的向后退。

“被逼到墙角了哟。”临也说。

“…请你离我远点,临也先生…”

“不要啦。”说完便一把抱住了正臣。

“诶诶诶你干嘛啊!”

正臣推了推身上的人。手掌碰到对方的肩便传来滑腻的触感…正臣看了看自己的手…

“血?”

“恩…”

“临也先生你流血了不早说啊,怎么现在才说!喂喂你别睡别死啊?”

急急忙忙地掏出手机拨打了120决定再给沙树打了电话。

♀♂

医院。

刺鼻的消毒水混合着花和水果微弱的香甜气息直冲到临也的脑子里。

临也睁开眼睛就看见了来给自己换点滴的护士。

“啊,折原先生你醒了呀?”

“护士小姐,把我送过来的人呢?”

“你说那对情侣嘛?男生让女生先回家了,男生出去买夜宵了,他说一会回来。”

“啊,谢谢。”

护士走后,病房里就剩下临也一个人,他躺在床上静静地等待着。

——来了。

提着带子的影子轻轻走进了病房,“临也先生刚刚回来的时候护士姐姐说你醒了,还好嘛?”

“正臣还是一如既往的关心我呀!”

“…我只是不想让人死在我的店里罢了。外面店都关掉了,这是早上剩下的稀饭,你吃不吃?”

“可以呀。”

“那你自己吃。”正臣把碗端给临也。

“我可是伤员哦,正臣。”临也说,然后又指了指自己右肩的伤。

“烦死了!”正臣端回来,没好气地有一口没一口的喂着临也。

“你跑到我的店里来到底要干嘛啊?”

“来相亲呀!”

“…是你妹妹们要嫂子了还是你家里逼婚了?”

“这个我不回答啦。呐,我是来相亲的,所以正臣要介绍人给我才对嘛!”

“条件身高年龄给个数据。”正臣放下空碗拿出湿纸巾给临也擦嘴巴。

“恩…我来想想…条件是愿意给我养着的,身高一米七,年龄17岁。”

“……”

“怎么了?”

“临也先生你真的是来相亲的?”

“恩…要是个茶发的,经常蹦出英语,喜欢搭讪和冷笑话…”

就像是没有听到正臣的话一样,临也用着算得上是温柔的语调说出了正臣的特征,爱好,他喜欢的,讨厌的,习惯的。

一个不差,都说出来了。

“刚刚在店里就已经说过了,我是来找你的哟,正臣。想要相亲的对象也是你哦!”

“…要不是看在你是病人的份上我就揍…”

“正臣下不了手的,最喜欢临也先生了不是吗?”

“…没时间和你胡闹了啊!我要回家睡觉!”

“明天你要休息对吧?那就陪我吧。”临也伸手拉住了要转身而走的正臣。

“为什么?你放开我啊!”临也一用力,把少年往自己怀里带,按着少年的头,洗发水的味道飘进了他的鼻子。

“因为啊…正臣用的洗发水和我们以前用的一样。”

“那是…没什么联系吧?”

“当然有啦,说明正臣忘不了我,而且现在你心甘情愿地被我抱着。”听到这句话的少年一下子推开了临也。

“…嘶…”被碰到伤口的不禁倒吸一口冷气。

“你…你没事吧?!”

“没事哟没事呀,正臣这么关心我,我可是很开心的。”折原临也以前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会对纪田正臣用新罗对赛尔堤的那种方式说话。临也稍微顿了顿,“如果真的不愿意的话,你就回去找沙树好了。”

“那你…照顾好自己?”

“提前祝正臣情人节快乐。”不管少年听没听到,临也小声的听着少年远去的脚步声说出了这句话。

接住,他露出了一丝苦笑随即又被更加浓郁的笑给掩盖住了,就像小孩子想到怎么把蚂蚁用水逼到绝路的那种笑。

然后他打开手机,拨通了电话。

“喂,沙树呀,是我…”

♀♂

正臣这一夜睡得恍恍惚惚的,和临也的过去像落叶一样飘下来,落在地上,然后默默的腐烂。

“正臣。”男人总会在自己做作业的时候趴在他的旁边喊着自己的名字。

“正臣?”男人在他的生日收到自己给他的礼物的时候欣喜的确定自己是不是人妻了。

“正臣…”自己说分手时他叫着自己的名字。

“正臣 !”他拉住自己不让走的时候…

阿阿,是因为为了利用我的话所以才装成这样的吗…可是怎么看都不像假的啊…也是,我从来就没有真正的了解过折原临也这个人…

♀♂

正臣早上起来的时候没有在家里发现沙树,只见沙树留在桌子上的便签条:“我去给临也大哥送早饭了。”

正臣挠了挠头自己乱成一团的头发,洗洗涮涮后就去了医院。

——得赶快把沙树带出来啊,我可不想情人节在医院里待上一天。

“病房401…”正臣被告知临也已经换过病房了,就念叨着门牌号走在医院的过道里。“在这里…”正打算推开门进去却听到了两人的对话。

“临也大哥怎么受伤的呢?”

“诶呀就是粟楠会啦,不小心被他们发现了一些事,差点就被做成烤蛇干啦。他们说这次肩膀的伤是一个教训,下次就会被沉到东京湾喂鱼了。”

“啊,这样啊,临也大哥小心点好了。”

“呐,沙树,你知道那个东西穿过我肩膀的一瞬间我在想什么吗?”

“不知道。”

“还以为你会猜到的呢…我在想我和正…就叫M先生好了,我在想他哦。”

“是正臣吧。”

“原来你知道的呀!”

混蛋…!!

正臣推开了门。

“正臣昨天晚上也在…诶正臣?!”

“……沙树你刚才说什么?”

“我说正臣昨天晚上一直在念着临也大哥呀…”沙树的笑染上了一点寂寞。“所以啊…正臣我想好了哦…这个给你。”

“钥匙?你要去哪里?”

“不用担心啦,我只是出去散散心…我,会回来的。”说完沙树就打开门出去了。

“沙树…”沙树在门外听到正臣的声音泪水一下子浸湿了眼眶。

“…最后的任务完成了…”

——再见了啊,正臣…

“沙树…”正臣楞楞地站了几分钟,直到手中的钥匙开始有自己黏腻的冷汗了,才反应过来沙树讲了什么。

“正臣。”

“临也先生你到底和沙树讲了什么?!刚才的话是故意让我听到的吗?”

“我不否认,但是谁会知道你会这时候来呢?正臣我们回家吧,说不定可以追上她。”

正臣点了点头,就转过身,跑了出去。

♀♂

…少年看着餐桌上的玫瑰花,像是被衬托了一样,他的眼睛看起来也红红的。

临也打开门看到的就是这个。

“临也先生你是不是早就知道沙树会走…”

“这种事只有神一类的才知道吧?”

“我和沙树都开始到结束都是因为你,对吧?”

“可那是你们自愿的吧?”

“也是…”

“正臣呀,沙树有留给你一封信啊。”

“她说她出去走走…这个地方又只有我一个人了啊…我只是想要一个可以容纳我的地方…诶…”

临也张开双臂抱住他。

“这里可以容纳你,正臣。不介意的话,我可以…”

“临也先生?”

“我们在一起吧?恩,正臣?”

回应他的是少年愣了一下随即有轻轻点头磨蹭衣服产生的酥软感。

这次,会永远给你一个容纳你的地方,再也不松手了。

临也承认是故意让正臣听到的,但是他没有说谎,因为在自己认为要死亡的一瞬间,满脑子都是正臣。意识到自己不像以前在关键时刻把人推出去而是保护起来是因为自己对少年产生了一种名为喜欢的情感。

临也苦笑着抱紧了少年,自己也终于和他人不仅是出于兴趣的在一起,而是真正的喜欢…

——折原临也呀…

——怎么说呢,稍微有点开心了呢…


“正臣君,我们在一起吧…”  



说好是情人节那天放出来的结果我拖了多长时间阿..[躺].啊啊这次虐沙树又虐狠了quq下次再虐沙树我就去死好啦!!(x
希望沙树会在情人节那天以及以后会有一个好归宿吧..(我愧疚的
这篇有点OOC..因为是临也喜欢正臣为基础的,最后是临也采取了那种温柔的心理攻防战略吧..这么说是有点狡猾呢..
如果说已经到OOC看不下去的程度请当做漆澄脑子坏掉的作品.
总之,请阿临和正臣好好在一起!
阿临请继续攻克掉正臣吧!!
以上√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