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我是易为☆
日常挖坑不填。文笔不好,还请多指教。给每个看过我的文的人发小心心♡
最近沉迷于es/刀男
关键词:明星昴流/Gilbert/纪田正臣
大概会写也只会写他们啦,他们都是最棒的!!我写不出来他们的万分之一好呜呜。
文风转变中,不过应该还是“能看懂就好了,大白话万岁”这样的...。
很久不见,再认识一下吧♪


病历。脑洞枯竭/懒癌晚期/拖延症患者

【果酱】都是辫子惹的祸

自姜小帅住到郭城宇家没几天他就发现,郭城宇特爱给他扎小辫。尤其是趁他睡午觉的时候,扎的悄无声息,要不是想起来去照镜子,姜小帅会一直顶着那俏皮的小辫到晚上洗澡。

今儿睡完午觉起来摸了摸自己的头,果然,又是一个小辫。

“郭城宇你丫给我过来!”努力让口气变得硬朗些,可这刚睡醒的声音到了郭城宇耳朵里就是一股子傲娇气。

“怎么了?”郭城宇坐在床边冲着他笑了笑,像欣赏艺术品一样看着他头上的小辫。

“还问我怎么了?你丫真行,你扎上瘾了是吧!不是昨天才说好不扎的吗。”

“不是挺可爱?反正就我一个人看。”

“……你是不是特想养一女儿?”

“我不就在养吗?”

“靠!”姜小帅忍不住爆了粗口,“你丫才女儿!”穿好衣服从床上下来,去倒了杯水喝,顺便也给郭城宇倒了杯。

“郭子,我觉得特不舒服。”

一听这话,刚刚还嬉皮笑脸的郭城宇一下子严肃起来。“怎么了?哪里不舒服?”

“心里。我觉得特不公平,你怎么不让我给你扎小辫,白可惜了你这松鼠尾巴。”

“松鼠尾巴”这四个字让郭城宇嘴角抽了抽,瞅了眼那一脸期待地看着自己的“女儿”,举白旗投降,于是便开口:“行啊。”

“好!”说时迟那时快,一听到郭城宇同意了,姜小帅就蹦跶着去拿了梳子和镜子。

“诶哟帅帅你等等啊。”

“你后悔了?”姜小帅手里拿着梳子,一脸奸笑着逼近。

“帅帅你听我说,咱来石头剪刀布吧,谁输了给谁扎小辫。”郭城宇为了给自己头发争取一线生机,什么烂招数都说了。

没想到的是,姜小帅居然答应了。

第一局,郭城宇赢。

姜小帅心不甘情不愿地把梳子给了郭城宇。郭城宇尽量避开那些打卷了一梳就疼的头发,给他扎了个冲天辫。

“闺女你看,爸爸的手艺不错吧。”

“滚!”

第二局,姜小帅赢。

姜小帅又换上了奸笑的面孔。郭城宇啊郭城宇想不到你也有今天啊哈哈,今儿就让你见识小爷的手艺!姜小帅麻利地给郭城宇把头发梳顺了,其中夹杂着不少的“帅帅你轻点毛要捋没了”,然后给他扎了一个麻花辫。

第三局,还是姜小帅赢。

又麻利地把那个麻花辫拆了,给他一边扎一个麻花辫。姜小帅扎完后,走到郭城宇面前看看效果如何,差点笑到岔气。

正准备第四局的时候,门铃响了,郭城宇为了逃避姜小帅的魔爪,脚底跟抹了油一样一下子窜了出去。

门外的池骋是一点儿准备也没有,一开门看了自己扎着两个麻花辫的发小,楞了一下,不过总攻就是总攻,不像吴所谓,从看了郭城宇第一眼就笑个不停。

“郭子,你这是和姜小帅玩情趣?”

“谁啊谁啊?”

姜小帅从里面那屋子跑出来,吴所谓的视线又移到了他头上那个冲天辫。

“哈哈哈哈哈哈小帅啊,你们整哪出呐!”

也不知道郭城宇哪根神经打错了,把姜小帅拉到自己身边对池骋说,“介绍一下,我闺女。”

池骋心领神会,把那个笑得眼泪都出来的吴所谓拉过来说,“我儿子。”

师徒俩:“我操!”

 

——

 

池骋和吴所谓吃完晚饭就走了。他们走后,姜小帅说:“秃子好啊。你看那俩秃子头发都扎不起来。”

“要不咱俩剃了?”

“要剃你剃,没了头发我以后怎么去钓凯子?”

“姜小帅你翅膀硬了是吧,不把你操地哪都去不了我还就不姓郭了。”

“我就随便说说啊…你别摸,嗯…”

 

 

——

后记:某天郭子和小帅上街遇到了池骋和大畏,小帅朝大畏使了个眼色,大畏点了点头。于是两人 众目睽睽之下,冲着池骋喊了声爸,郭子喊了声妈。

 

——END



开脑洞的时候笑死我了xx

评论(4)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