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普练笔③

·神开展x

·是英普英普英普

·会成为h练笔的东西(……)




基尔伯特没等伤口好了就吵着闹着要下床,事实上也只是不停地在床上翻来覆去,偶尔不小心扯到了伤口而发出一声低沉的喘息,鲜血从绷带里渗出来,都不知道弄脏了多少床单了。亚瑟觉得这小子有多动症,虽然这么说有点不礼貌,但是他的表现只能让亚瑟想到这个,亚瑟后悔极了,他觉得自己当初就不应该管基尔伯特,自己混进人流中走掉算了。

清醒点啊,亚瑟·柯克兰。

“基尔你能安静地躺在床上吗?”

“本大爷不适合在床上静…”

“闭嘴。难道你想我随便把你丢到外面,让你自生自灭吗?”

“不错的主意。不过把自灭去掉会比较符合实际。”说完了还加上了kesesese的笑声。

“你是笨蛋吗。”

 

最终基尔伯特还是如愿以偿地离开了床——黑医哪儿。亚瑟问他去哪,他回答当然是回家。终端倒是没被弗朗的那枪打坏,看了看时间还挺早,就又继续说,你要不要来我家喝一杯啤酒,亚瑟也同意了。

基尔的家并不大,因为有挺多天没有打扫了,所以一进门就是扑面而来的灰尘。临行前脱下的睡衣还搁在客厅的椅背上,基尔拉开这个椅子示意亚瑟坐上去,自己从冰箱里拿了两杯冰啤。

“本大爷走之前买的,应该没有过期。”基尔抛了一罐给亚瑟,自己单手提着易拉罐,左手食指勾起易拉罐的环轻松地打开了。

——单身多年。

亚瑟接住易拉罐之后看到基尔一系列的动作就给他打上了这个标签,自己打开之后稍稍抿了口,毕竟酒这种东西,自己不能多沾。

基尔拉开亚瑟对面的椅子坐了上去,仰头解决了这瓶酒,把易拉罐随手丢在桌子上。“你是怕喝醉了我射杀你?本大爷不是那种人,你这点放心。而且我也没有枪。”基尔的手心朝上,看起来就是一点害意都没有,“还是说——眉毛你不能喝酒?”

亚瑟还没来得及吐槽什么眉毛,虽然他知道自己的眉毛稍微粗了点但是二十几年了还没有人这么叫过他,就被“不能喝酒”激了起来,“说谁不能喝酒呢小子?”亚瑟站起来直接把酒灌下了肚,喝完咣地一声把重重地罐子放在桌上。还没等亚瑟回过神,对面的人就抓住亚瑟的领带吻了上去,是一个带着酒味,挑衅味十足的吻。

亚瑟愣了半秒,伸出手扣住了人的头,回应起对方。基尔半眯着眼看着他,这种隔着桌子接吻的姿势让他感觉很不舒服,虽然是自己送上门的。基尔松开了手,推了一把亚瑟。后者倒是没有结束的意思,反而更加猛烈地进攻起来,之后两个人到了像是抱着要把对方吃的不剩骨头或者双方都直接缺氧致死的信念来接吻,直到亚瑟的嘴里有了点血腥味,才停止了。
    舔了舔被咬破的地方,基尔开口说:“这个,加上那瓶啤酒,还你的医疗费。”

“够吗,基尔伯特?


 
评论(3)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