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猫的正确饲养方式【006.

006.

    

 

以前正臣看到伸出爪子去碰逗猫棒的猫的时候都会想自己是家猫就好了,那就不会有那么多麻烦事。他并不记得自己刚生下来的事,唯一记得的事就是自己得活下去,靠任何方式都得活下去。找不到吃的,只好趁着面包店大叔不注意的时候偷上几个面包,下雨天没有地方避雨,只好躲在树下,即使他知道很有可能被电死,晚上睡觉只能窝在被人丢弃的沙发上。


他也是在那个沙发上被岸谷新罗发现的,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他记得自己还在沙发上睡觉呢,结果一睁眼就发现自己在一张床上了。然后黑色头发的男子就凑过来看了看他,说了句:“还真是神奇的物种诶——。”说完还抚了抚正臣头上的猫耳,回头对着一个穿着骑士服的女子(根据身材大概是)的人招招手,“赛尔堤——他醒了噢!”于是那个女子走过来,手指飞快地在终端上打出了“没事吧?”等一系列问题,正臣摇摇头,他向新罗和赛尔堤道谢之后就说自己要走了,但是还没走几步就被赛尔堤拉了回来。


“你的处境很危险”


终端上显示着这几个字。正臣疑惑地看着,不知道自己到底哪里危险了。


“赛尔堤的意思呢——是说,如果你这样被什么机构看上的话,可能会被解刨。”新罗的手搭上赛尔堤的肩,“是这个意思吧!”


“我们还是有一定的经济基础让你住下来的,所以安心吧,小猫咪!”终端上如是写着。


“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正臣说。



 

他是真的羡慕真真正正的家猫,窝在主人怀里,饿的时候就会有吃的,渴了有水,还有可以遮风避雨的屋子。虽然他在岸谷新罗家的时候过得是这样的日子,但是骨子里的野就是忍不住想要自己出去闯。他第一次逃出来的感觉就是又一次回到了自由的怀抱,即使吃了上顿没下顿。


正臣也不清楚自己为什么最后就成了一件商品,似乎是他向新罗提议的,卖掉他的钱就当是那段时间照顾他的回报。但是他还是喜欢逃,逃出太温暖的地方,逃出有束缚的地方,仿佛只有在外面那种苦日子,正臣才能感觉到,他活着,用自己的方式。

    


——

 


从商店回来,好像一切都恢复了正常,正臣可活动的范围又缩小到了临也的家——客厅、厨房、浴室、卧室。每天顶着一对不怎么有精神的耳朵来回的往返这几个地方。临也最近在整理着什么成绩,虽然正臣没怎么正式地上过学,但是他还是知道,快开学的时候老师总会很忙。所以正臣每天都琢磨着怎么找些乐子。当然,他不会自己追自己的尾巴玩,即使他已经从心里觉得,这项专门让猫进行的游戏真的有些好玩。


“说实话呢纪田君,我并不放心你一个人…呃,一只猫在家。”


临也走之前对正臣这么说,正臣给他的回复是,“我可不想看见折原老师新学期第一天就迟到,所以你还是快去学校吧。”


结果折原临也就真的走了,偌大的房子只剩下了他一个人。


他知道折原临也不放心的事自己逃走,但是他也知道自己最终会让这件事情发生,可是现在不是时候,合适的时候…呃,总会到的,毕竟这些天的相处正臣也知道了临也不是一个好招惹的人。


以上的结论不是因为对临也产生了一些“依赖”的情感而有的,而是因为他尝试开门和窗准备出去,而现实无情的给了他几个耳光——根本打不开来!


…就像加了什么鬼特技一样。



TBC————


我……终于卡着卡着难产出来一个…。n。

 
评论(10)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