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正】少年的思春期【番外 Winter

·贴吧搬来的最后一篇,贴吧是在跨年的时候发的,时间过得好快呢w不过现在看真的有ooc诶。

·少年的思春期真的完结啦——☆

·能看完的真是谢谢你们w。

·最喜欢临正了w。


——

入夜之后,少年就开始发热,临也自责着不应该在大冬天开着窗户和他做的。完全没有照顾人经验的临也手忙脚乱地把凉毛巾敷在正臣的额头上。对着少年带着潮红的脸发了会呆,才想起来自己有个做密医的朋友。


“喂喂你好,这里是岸谷新罗”


“是我,临也。”


“临也啊,难道你又被刺伤住院了?啧啧啧啧..”


“…不是,你现在有空么?”


“快睡着了。”


“新罗你别睡,等我去你家一趟。”


“可是很晚了诶!”


“密医的紧急任务。付费...两张”


“…好。”


♀♂


一般临也去池袋都是慢悠悠地走过去的,但是今天他抱着少年跑到了地下室,开了车子开到最大码就直接飙去了池袋。

“新罗新罗!”


也不管自己的车钥匙拔没拔下来,就先跑上楼喊新罗的名字。


“是纪田君啊,他怎么了”


来开门的新罗看到临也抱着的是正臣不禁有点差异。


“发烧。”


“…临也我是密医诶!只是发烧而去医院不就可以了么!”


临也没理新罗,绕过他,径直走到他家沙发上坐下。


“…我不怎么想去医院。还有我比较信得过你。”


“真的嘛!我太感动了!”新罗挂上了宽带泪如是说。


“哟西开始工作!首先要先给那个孩子换上病号服吧?”


“随你。” 


♀♂


临也看着挂着水却还在睡的正臣,戳了戳他的脸颊,就说着“真能睡。”


新罗就坐在一旁看这两个人。


“临也啊,我想问一个问题。”


“说。”


“你和纪田君是什么关系?”


“正臣是我妹妹的嫂子。”毫不犹豫地回答了。


“直接说你老婆不就行了么?”


“我想知道一下新罗的智商有没有达到这么高。”


“……还有,临也。”


“怎么?”


“那个孩子还没成年吧?”


“啊啊,是的。”


“节制一点,不然的话,真的会坏掉的。”


“…喔,知道了。”


“而且做的时候还是要带套会好一点。”


“……你好像很了解一样”


“怎么说我也是医生嘛。”


岸谷新罗才不会说刚刚给少年换病号服的时候看到他全身上下的吻痕了。


“谢了啊,新罗。费用,给。”


“…两块钱?”


“对呀,两张。”


“…好吧。”


♀♂


挂完水的少年坐在副驾驶上,睡眼惺忪地看着正在开车的。


“有哪里不舒服么?”为了让正臣可以安稳一点,临也没有像来的时候开的那么快,而是在安全速度内。


“冷…”


闻言,临也马上把车里的暖气开到最大。


“还冷吗?”


“呜…困…”


听到这句话,临也愣了一秒,他记得今天初春把少年拐来的时候少年也说过。


——快一年了嘛…时间真是过得好快呢。


临也笑着把少年拉到怀里,让他的头搁在自己肩上,扭过自己的头去吻了吻少年。


“睡吧。”


——我在。


♀♂


回到家里,少年似乎清醒了些,临也又问有没有不舒服,正臣只是说有点饿,临也揉了揉少年就给他煮吃的了。


临也煮好粥就坐在床边,用勺子舀起一点,放在嘴边吹凉了才送给正臣吃。


“临也先生…”


“怎么了?”


“你为什么喜欢的是我啊…”


少年问出了自己一直想知道答案的问题。


“因为正臣每次看我都在表达很想被我疼爱的那种感觉。”


“…我…去死啊你…”


“真的要我死?”


“没错!”


“如你所愿。”


临也放下碗向阳台走去。


“临也先生!我只是开玩笑…”少年叫住了他。


“不行哦,没有感受到正臣不让我死的诚意呢。”


“你皮这么厚根本感受不到的吧?”


“那还要请正臣要多多努力了呢”


“…折原临也。”


“干嘛?”少年突然叫出临也的名字,不禁让他有点诧异。


“抱我。抱完我再去死。”


男人一听完话就走到床边抱住了少年,少年抱着他的力很大,大到临也都觉得疼。



“还要抱多长时间?”

“到我死。”


少年更用力地抱紧临也。


“我死了你才可以死。折原临也我最讨厌你了。咳…”


临也顺着语气有点激动而咳嗽的少年的背。


“诶呀还以为正臣会说我爱你之类的不让我去死呢☆”


“我爱你……”正臣下意识地说出了这句话。


“有多爱呢,正臣。”


“临也先生不要分寸进尺!”


“被发现了呢。”


不知道抱了多久,正臣趴在男人的肩上又睡着了。


“真是的,是有多能睡啊你。”


临也把少年的身体放平,替少年盖好了被子拿起手机打了电话。


“喂,你好,正臣的班主任嘛?我是他男…他哥哥,他有点发烧了,请两天假…好的,谢谢老师。”


折原临也都想不到自己有一天也会被束缚住,但如果是纪田正臣的话,心甘情愿。


♀♂


在正臣请假的第二天,烧差不多退了,不过欠的作业也堆成山了。


“好累……”


正臣看着还剩下的一大陀作业觉得人生都没有希望了。


“诶呀,所以正臣就不应该觉得我变态了嘛,你们老师给病号布置了这么多作业呢,这可是比我恶劣多了哦?”


“半斤八两。”


“那我就是半斤☆!”


“…你们都一样啊!”


“才不是呢WW”


“混蛋…话说这个怎么写…”


“正臣好蠢…诶-连接AD,用函数酱啦。”


“…你为何如此机智…”正臣抽了抽眼角问。


“因为我有机智糖浆☆”


“…”


♀♂


终于在临也的帮助下,正臣同学在深夜12点之前完成了作业,不过因为少年睡了两天,所以精力很旺盛,没有一点想睡觉的念头。


“我说,临也先生啊…”


“怎么了?”


“上我吧。”


“…正臣你把脑子烧坏了么?”


“笨蛋…”


“正臣。”


“恩?”


“你变温[诱]柔[受]了哦!”


“是[去]吗[死]?

“真的。”


“我只是不想让临也先生把我再抛弃什么的,本来就只是肉体上的关系而已。所以要上我就上吧。”


“恩?正臣是这么想的嘛?”


“没错。”


“可你自己不是这么认为的哦☆明明喜欢的我要死呢☆”


“…才没有。”


“没有嘛?”


“…临也先生…你…”


临也吻住少年的唇。


“不准质疑我的爱哦,正臣。”


“临也先生太狡猾了啊…我只要一不小心就会找不到你啊…”


“现在我不是陪着你嘛。”


“我…不是…算了,没什么。”


——我想把你拉回到日常,从那个阴暗的地方。


“正臣,来这里。”


临也拉着正臣走向阳台。


“干什么啊…”虽然不是很情愿,但还是让男人拉着自己。


“冷吗?”


“冷…”得到回答的男人脱下自己的外套给少年披上。


“你会感冒的。”正臣说。


“那就换正臣来照顾我嘛。”


“好啊。”


两个人像傻子一样站在阳台上,临也没有动,正臣也没有动。


“嘣——”是烟花上天的声音。


“啊......”


「苍天已死,黄天当立」


黑色的天空中,黄色的烟花组成的字。


「正臣LOVE」


“新年快乐哦,正臣。我爱你,我的将军。”


临也单膝跪地,吻着少年的手背。


“临也先生…”


“喊临也哦。”


“临也…”


少年跪下来抱住男人,“混蛋…我爱你,新年快乐…”少年呜咽着,似乎是自己的某种感情终于得到回应了那种快乐的泪水.


“不许怀疑我的爱哦。”


“…好。”


“我还想陪正臣跨好多好多次年呢☆等到我们都老了就用时间来记录我们的爱哦☆”


“…好。”


“呐,正臣,嫁给我。”


—END—












“好啊。”

——————————全文FIN


 
评论(2)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