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我是易为☆
日常挖坑不填。文笔不好,还请多指教。给每个看过我的文的人发小心心♡
最近沉迷于es/刀男
关键词:明星昴流/Gilbert/纪田正臣
大概会写也只会写他们啦,他们都是最棒的!!我写不出来他们的万分之一好呜呜。
文风转变中,不过应该还是“能看懂就好了,大白话万岁”这样的...。
很久不见,再认识一下吧♪


病历。脑洞枯竭/懒癌晚期/拖延症患者

【临正】少年的思春期【番外 Spring

·啊啊终于想起来要从贴吧里搬过来了w。

·电话play

·肉渣渣别期待

——

 

“哦?我知道了。”

 

 

男人随便应付电话,然后挂断了就往落着衣服的地方一摔。

 

 

“有事啊?”

 

 

少年虽然声音有点沙哑,但还是问了这个问题。

 

 

“啊,粟楠会的秘密任务呢。”男人笑笑。

 

 

“…总觉得你哪天会没命的。”少年撇了撇嘴。

 

 

“那到时候会带着你一起死的☆”

 

 

“五角星去掉!”

 

 

“诶,原来是看的到的嘛☆”

 

 

♀♂

 

 

“我走了哦?”临也吃完早饭对正臣说。

 

 

“恩,我会帮你准备好葬礼的。”正臣喝着牛奶——补作业。

 

 

“估计用不着正臣担心呢,现在你还是先把作业写完吧?☆”

 

 

“切,还不是因为你,害得我昨天晚上作业没写完!”

 

 

“没办法啊,正臣太诱人犯罪了嘛☆”

 

 

“…为什么这种话从你嘴里说出来我一点也不开心…”

 

 

“ww可是我说的是事实啊☆”

 

 

“去死啦!”

 

 

“诶——那我真的走了哦。”

 

 

“再见慢走不送。”

 

 

就算这么说了,少年还是抬起头来仔细地看了看临也,才低下头继续写作业。

 

 

“恩☆”

 

 

临也刚走出门一步,突然回过头对正臣说

 

 

“正臣想我的话,自己动手吧?”

 

 

“…才不会想你啊!”

 

 

♀♂

 

 

连续五天的不回家,就像那件事发生之前的那几天。

 

 

——拜托,别这样…

 

 

正臣甩甩头发,想把自己那种悲观的想法甩掉,毕竟他不希望也不想自己是被曱虐狂。

 

 

不过在男人没回家的第八天,正臣在每个房间里发现了不得了的东西

 

 

—窃曱听器和监控器。

 

 

——这种东西…难不成最近几天自己都在被监控的么?

 

 

正臣对监控歪了歪头,却不知道这个动作让在事务所的男人硬了一个上午。

 

 

虽然明明知道这些东西都是折原临也的,但正臣还是选择在监控——折原临也面前自曱慰,只是正臣觉得这样做会满足临也某种变曱态的私欲,也许他就会回来了。

 

 

——再不回来…

 

 

——身体受不了啊…

 

 

这个习惯一周三次,但现在却得不到满足的身体需要被,想要被

 

 

—满足

 

 

—被折原临也。

 

 

♀♂

 

 

刚射过精的身体软曱绵绵的,但正臣还是支起身子,用纸把滴落在自己身上,地上的白色液体擦干净。正臣本想着就睡觉的,可是大曱腿内侧滑腻腻的感觉让他很不爽,所以正臣打算先洗个澡。

 

 

身体浸没在水中,稍微一动引起的水流流过身体都可以激发一阵不小的快曱感。

 

 

“临也先生…”当正臣反应过来自己在喊谁的名字的时候,他的下曱体又颤巍巍的站了起来。

 

 

放在不远处衣服里的手机响了,正臣伸长了手才够到,然后看都不看的就接通了电话。

 

 

“正臣。”

 

 

“…临也先生我不想讲话,嗓子疼…”

 

 

正臣扯了个谎,因为自己的手又在安抚自己的性曱器,自己自曱慰的声音这么近距离的被听到…真是太羞耻了。

 

 

“啊,是嘛?”

 

 

“恩…”

 

 

临也没回家的几天,正臣一直没拉下脸给他打电话,他怕他打了又是无人接听,又会像以前那样,但最重要的原因,就是听到临也的声音,身体会更加空虚。

 

 

靠着水的润曱滑,所以插进两指并不算太难。

 

 

“嘶…”正臣没忍住小小地呻曱吟了一声,但电话那头的男人似乎还在说个不停,可正臣一点都听不进去。

 

 

“正臣。”临也终于停止了自说自话。

 

 

“临也先生…”手指一次一次划过自己的敏曱感曱带,但快曱感远没有临也给得多。

 

 

“嘛…老憋着的话,对身体不好的哟☆”

 

 

“恩?…”正臣还沉浸在自己给自己的快曱感中,完全不知道自己已经暴露了。

 

 

“反正正臣只叫给我听嘛。想叫就叫出来吧。”

 

 

“唔…”被发现的少年惊的一下子绞紧了自己的手指。

 

 

“正臣,放松。”简直就想在他耳边说话一样。

 

 

“临也…”少年喊着对方的名字。

 

 

“我在我在。”临也回复了一句完全不和自己相符合的话,于是顿了顿,又补上一句“想想我是怎么做的☆”

 

 

“恩哈…”少年加快了手上的动作,想象是男人在满足他,在占有他,在贯穿他。

 

 

“临也…”少年染上了哭腔的语调。

 

 

“想我吗?”在这个时候,临也问他。

 

 

“恩…”不知道是少年的恩恩啊啊的呻曱吟声,还是真的对自己的问题做出肯定回答,临也都认为少年很想自己。

 

 

♀♂

 

 

听着少年的喘息声渐渐平息了下去,临也才开口“正臣。”

 

 

“啊…?”

 

 

“我在门口哦☆开个门——”

 

 

“…自己进来…”

 

 

——正臣现在连杀了他的心情都有了,听自己自曱慰很好玩么?!

 

 

于是今晚——

 

 

“睡沙发吧,临也先生!”

 

 

当然,男人还是死皮赖脸地上了床。

 

 

“正臣想问我为什么不回来对嘛?”

 

 

“没有想问。”

 

 

“明明想问的☆”

 

 

“并没有…”

 

 

“其实正臣是在担心我像以——前那样,对吧?”

 

 

“…睡觉。

 

 

”临也搂住了少年的腰,然后低头在少年的锁骨处重重地吮曱吸着。

 

 

“喂你干什么…”正臣推了推临也。

 

 

临也抬起头与少年充满困意的眼睛对视“我想你了嘛☆!”

 

 

“…混曱蛋我要睡觉!”然后一脚踹了男人的裆曱部。

 

 

“唔——正臣你谋杀亲夫!”

 

 

“睡——觉——!”

 

 

看着熟睡的少年,临也撩起少年的刘海,像是誓约一样,在少年的额头上印下一吻。

 

 

“不用担心了——☆”


评论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