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owning (six)



正臣醒来的时候发现还是夜晚,还是那个巷子,不同的是,身上被人的衣服裹紧了,而且还有人抱着他。

“临也先生…”

“别说话。”那人的声音在上方响起。

“临也先生…”少年有气无力的靠在对方胸膛上。“好恶心,好脏…临也先生。”

“回家洗洗就好了。”

“临也先生…会嫌弃我吧…”

“正臣不要说了,听我说。对不起,让你出这个任务。还有啊,能找到你真是太好了…正臣不管你在哪里,我都会找到你的哦。”要安抚正臣一样,临也摸了摸正臣的头发。

“临也先生…我们到底是什么关系啊…对我这么说。”正臣鼻音有点重,揉了揉发红的眼眶问到。

“我们是恋人啊,正臣。”临也说着,吻上了对方。

夜里,回到了家,正臣突然抱着头冒冷汗。好像想起了什么,自己以前也是被人袭击过吧……他问临也,临也什么都没说,只是抱紧了正臣。

>>>>>>>>>>>>>>>>>>>>>>

“宾果答对了。奖励的话--请你睡上几天…”

后脑勺一阵一阵地疼,脑袋里不断回响这句话。

记忆一串一串的涌上来,或许是翻涌地太厉害,所以只是一阵一阵腾,唯一想起来的只有这句话而已。

临也躺在床上,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蜷缩成一团的正臣,想起来新罗对他说过的话,“正臣君的失忆说不定受到刺激可能会恢复呢。”

果然是有点想起来了吗?全想起来了游戏可就不好玩了呀,临也一面因为正臣可能恢复记忆而打破自己的计划烦躁着,一面又因为突如其来的问题而兴奋着。

——说起来纪田会被四十万这样还在我意料之中啊…不过纪田不是应该打架也算很厉害怎么…?啧,我怎么有点…愤怒?

临也冷静的分析现在的局面的时候意外的发现自己除了焦躁,兴奋,竟然还有愤怒和悲伤。算了算了,也是时候可以让其他棋子行动了。

正臣最终还是没有想起来什么,但是就算他没想起什么,接下来的两个棋子还是可以帮助他的,名为“龙之峰帝人”和“圆园杏里”的棋子。

>>>>>>>>>>>>>>>>>>>>>>

“小正臣,今天要不要出去走走?”临也摘下眼镜问正打游戏的少年。

“…不要。”正臣退出游戏后回答。

“还在害怕吗?我在的呀。”

“请你去死临也先生。能脸都不红一下的说出这句话,你脸皮是有多厚?还有不要叫我小正臣。”

“明明那天我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小正臣可是很感动的哦☆”

“还不是你让我出的那个任务!”正臣说着有些后怕。为什么临也先生没有早点来啊…

临也伸手揉了正臣,“在怪我?还是…害怕?”

“没有!”

“我们不提这件事了…”

就在这时,门铃响了。

“我去开门。”正臣说着向门口走去。

“咦…咦?正臣你怎么在这里?”

“诶,你是…额?”

“怎么了小正臣?”看着人突然捂着头,临也走过去心疼地揉揉。

“临也先生我回房了。对不起啊,我不认识你呢。”

>>>>>>>>>>>>>>>>>>>>>>

“临也先生,正臣这是怎么了?”不是对自己说过折原临也是不能接触的人吗,正臣为什么会和临也先生在一起?

“如你所见,失忆。话说帝人你是怎么找到这里的?”

“啊…那个…是网上有人告诉我的…”

“哦,这样啊,是叫什么的?”

“奈仓。”“我知道了,”临也眯了眯眼睛,微笑着说,“帝人君这次要找我干什么呢?”

“想要请临也先生帮忙,Dollars有人闹大了,被粟楠会盯上了。”

“哦?帝人你不是说过要走第三条路吗?”

“现在想想还真是有点不自量力呢。”

“那你那些蓝色平方的人呢。”

“…他们怎么也打不赢黑道的吧?”

“你小看他们了哦,不过既然创始人这么说了,我也不能说什么了,只能用我的情报来帮助你啦☆”

“啊…真是谢谢临也先生了。”


于是他们开始商量战策,为此,临也和正臣又搬回了池袋。

——帝人正一步一步的走上正臣原来走过的道路。

正臣看着熟悉的人和熟悉的战策,隐隐约约地想起了帝人还有杏里,但他更多想知道的是自己和折原临也的关系,所以只是捂着脑袋躺在床上。

折原临也…我们不是你所谓的恋人吧?莫名的有点讨厌你了啊…

帝人告辞后,临也整理整理也准备睡觉。

“折原临也…临也先生。”这是正臣第一次叫男人的名字。

“怎么了,还不睡,难道说小正臣吃醋了。”

“帝人…为什么…”

“想起了什么吗,小正臣?”

“不…没什么。”

之后又是几个星期的事情了,Dollars的网页被强行关闭,帝人像走投无路了一样,天天都来找临也商量对策,杏里也来过一次,不过那一次的气氛就有点微妙了。

>>>>>>>>>>>>>>>>>>>>>>

虽然在来之前就知道正臣在临也那里,但是真正见到了,还是有点出乎意料。

“正臣君…?”少女看见开门的正是自己的好朋友纪田正臣的时候,因为还没做好准备,所以着实吃了一惊。

“你好呀,这位girl?可以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果然是什么也不记得了吗…

“圆园杏里。”少女报上自己的名字,在看到出现在正臣后面的折原临也时,身体里罪歌的声音小了很多,所以她也能冷静地站在画框外分析。

如果临也先生也有一把罪歌的话,正臣同学说不定也会变成这样…可是正臣同学说话的方式什么的也没有变啊…想到以前听“孩子们”说过因为折原临也的关系,正臣的女朋友被打断腿的事,可能临也先生又想玩弄…?

有罪歌的缘故,也有自己的缘故,杏里来的那次总想砍了折原临也,问出正臣到底怎么了,然而正臣一直在临也旁边,不好下手,而且在杏里走的时候临也对她悄悄的说了一句:“早已经舍去人类身份的你,有什么资格说爱人类或者是为了正臣好?你就是个怪物啊…”杏里的眼睛红了红,不是第一次被临也这么说,但还是很伤心,也还是很想砍他。

>>>>>>>>>>>>>>>>>>>>>>

“像以前的你一样啊,你曾经的挚友,对我的话坚信不疑,很有趣吧?”这句话不断不断不断不断不断地重复,似乎是出自折原临也之口,但是这是在梦里梦到的。

——临也先生你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啊,拜托快想起来…

正臣有点怀念自己被告之失去记忆的前几个月。临也告诉他,自己是他的监护人;临也每次摸摸自己的头,自己都会开心很长时间;每天的法式吐司,加了蜂蜜的牛奶…

越要想起关于临也的东西自己似乎就越讨厌厌恶他,为什么…临也先生为什么会讨厌你啊…明明是喜欢你的…喜欢和讨厌又再次纠缠的难解难分,正臣不知道,这又和以前的自己一样了。

临也先生…  


TBC————————————————————————
我说再一更完结你们信吗√
说好清明好好学习的吗不是[x

 
评论
热度(19)